公務員利用權利要求廠商給予政治獻金,屬於賄賂之一種?發佈日期:2021/02/08

壹、案例事實

南投縣發生地震後為展開重建工程,依當時緊急命令發布之有關規定,災後重建公共工程雖然不適用政府採購法招標、決標之決定,可採用限制性招標,惟仍不得指定事先謀議共同圍標之特定廠商作為比價之廠商。甲為鞏固下任選舉支票源,由約聘規劃師乙聯繫樁腳丙,表示甲擬將縣府發包之測設等工程交由指定廠商承作,但各指定之廠商須於下屆選舉時,以捐助政治獻金或提供人力等方式支持甲參選,並要求丙覓商。

丙尋得A公司負責人丁,並將與A公司配合圍標之廠商名單一同交至乙,再轉交給甲。甲利用其指定廠商之職權,將相關工程核定由乙丙所提供之廠商名單比價,並轉寄工程表單予指定比價之廠商。再由丁自行與配合之廠商談妥投標之總價,由配合廠商以較高總價參加投標之套招方式,使A公司最終以此虛偽之形式比價程序順利得標,並簽訂工程委託設計合約。

貳、實務見解

  • 法院認為丁、甲、乙、丙並無積極證據足認共同犯貪汙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之貪汙罪,且不能依其行為後增訂之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5項論處。
  • 最高法院認檢察官上訴意旨就原審已調查說明之事項,漫加指摘,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 參照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7年度上更(二)第144號刑事判決。 

、法令遵循指引

本案法院對被告論以無罪,主要是因為無證據顯示被告間有違法行為,並不表示以指定採購廠商來換取政治獻金是可認同之作法;另不以政府採購法第87條論處,僅是因刑法依照行為時之法規不能論罪。若是在現已有規定下,廠商仍借用它廠商名義進行投標,會有刑法責任,請務必小心。

又大部分情況下,政府機關在辦理任何採購案件時,所考慮的是如何找到適當的廠商來執行,故有規範相關標準認定此廠商是否符合要件。機關會對欲參與之廠商針對其是否有登記證明、繳稅證明、履約能力、品質管理、參考相關財務報表等進行評估,且廠商不得與相關機構有血親或係相互為關係企業等規定之聯繫。而廠商在參與機關採購案前也應就相關評估事項進行確認,增加參與投標後經核准之可能性。

政治獻金與賄賂常常只有一線之隔,現行法規更訂有政治獻金法、遊說法及貪汙治罪條例等法規。實務上認為政治獻金乃是國民透過非對價性經濟利益之給付,對從事競選活動或其他政治相關活動之政黨、政治團體或擬參選人提供經濟性資助,擴大受資助人從事政治活動之經濟基礎,以便發揮其政治影響力。此種行為性質上類同選舉權行使之投票活動,視為國民藉此表達其政治理念, 參與民主國家形成政治決策過程之政治參與行為。此外,企業方面因擁有獨立法人格,捐獻政治獻金固然是行使政治性言論自由之表現,也應同時兼顧股東、員工及顧客等面向。

簡言之,沒有對價關係的給付稱「政治獻金」;有對價關係但公開且合乎相關法令者稱「遊說」;有對價關係且違法者為「賄賂」。據此,應注意收受政治獻金時,收受者是否為可接受政治獻金對象、是否被要求給予回報(例如企業捐贈資金給某議員或政黨,要求通過顯然對該企業有利之法令、要求將違法情事改為合法、期約不當利益等,均可能被視同賄賂之行為)、收受金額是否已超過規定範圍、並應依照其實際金額製作會計報告書;同理,捐贈時應注意收受人是否為合法收受人、本身是否為得捐贈之人、捐贈金額是否已超過範圍等規定。

固然政治資金是從事政治活動所不可或缺,一般民主國家政黨、政治團體或參選人接受外界資金贊助從事競選,捐贈者無論是個人或企業,在遵守相關法規範下均能藉此表達支持或反對意見,乃是普遍之現象;但能確實將政治獻金依合法途經使用,確保政治活動公平及公正性,更是收受者及捐贈者的最大義務。

、相關問題

  • 緊急命令可以排除政府採購法之部分規定?
  • 雙方合意借用或配合所進行投標行為,是被允許的?

、對應條文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
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廠商無法投標或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4項
意圖影響決標價格或獲取不當利益,而以契約、協議或其他方式之合,使廠商不為投標或不為價格之競爭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5項
意圖影響採購結果或獲取不當利益,而借用他人名義或證件投標者,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容許他人借用人名義或證件參加投標者,亦同。

《政府採購法》第105條第1項第1款
機關辦理下列採購,得不適用本法招標、決標之規定。一、國家遇有戰爭、天然災害、癘疫或財政經濟上有重大變故,需緊急處置之採購事項。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