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假的財報跟銀行貸款問題可大了!發佈日期:2021/11/01

壹、案例事實

甲為A公司董事長,乙為B公司董事長並兼任A公司董事。A、B公司之組成股東、董事近似,聘用員工均聽從甲、乙指示,且A、B公司共用生產線上之機器、設備及辦公處所等固定資產,二間公司在經濟上具有實質同一性。A公司自98年12月1日吸收合併B公司,並由乙自99年1月29日起,接替甲擔任董事長一職,甲則改任副董事長。乙綜理公司事務,參加及掌握公司業務、銷售、技術、製造、進料、採購等細節性事務,甲負責公司財務、會計等事務。A公司於99年11月30日補辦公開發行,又於100年1月11日登錄為興櫃公司。
C、D公司為甲購買之境外紙上公司,甲為實質負責人。甲、乙二人於97年至102年間,明知A公司未向C境外公司購入機器設備、生產材料等,亦未出售產品予D境外公司,仍共同基於意圖為不法所有及詐欺銀行之犯意,將資金先匯入C公司,再由C公司轉匯入D公司,最後再轉入A公司,以循環操作金流之方式達成帳面上之穩定獲利,並藉此製造提供內容虛偽之產銷量值表、公司前十大銷售進貨客戶明細表、出口報單及年度財務報告等文件予多家銀行申請自貸或聯貸。甲於操作前開金流時,又擅自侵占1561萬5083元,然此部分經法院認定乙並無犯意聯絡 。

 

 

貳、涉及的法律規範

  • 利用關係人交易方式虛增營收,將影響財務報告內容之真實性
  • 財務報表申報公告不實非必然與詐貸銀行有關聯性

、法令遵循指引

從改編案例事實可以發現,行為人涉及財務報告申告不實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後續可以向銀行融資,以便進行詐貸行為。由於銀行管理大眾資金,一旦涉及被詐貸時,將嚴重影響金融安定性,故金融機構於辦理授信業務時,不宜過度樂觀評估授信業務,對於授信對象之徵授信條件應本於安全性、流動性、公益性、收益性及成長性基本原則,並依據5P原則,即企業狀況(People)、資金用途(Purpose)、償還來源(Payment)、債權確保(Protection)及授信展望(Perspective)等五項審核原則核貸之;辦理授信業務應具有風險管理意識,對借款戶資金用途宜注意評估其正當性、合理性及必要性;尤其是辦理企業授信時,授信金額通常較一般大眾更為高額,宜注意評估企業與保證人暨相關自然人等資產、負債與營運狀況,必要時得增提合併財務報表,以瞭解關聯企業整體之財務資訊,俾綜合評估其實際資金需求,同時也要注意潛在的法律風險,例如母公司或是關係企業等是否有涉訟案件,是否可能連動影響申貸企業之償債能力等,並審慎評估未來景氣循環等外部因子,才能精準評估應放貸金額 。
至於公司負責人為製造公司營運良好的假象,藉此吸引投資人投資或銀行放貸,常虛偽製作各種財務文件或報表,在這樣的過程中,有參與偽造行為的行為人通常均一概否認犯行,主張自己並不知情,實務上針對類似的抗辯則會從事實層面加以推論及認定。例如如果是公司的董事長,則公司內部是否採用分層負責,什麼樣的事物會上簽核到董事長的層級以及董事長平常是否有實際監管公司業務等,都會成為董事長是否知情的考量要素之一。以改編案例事實為例,A公司歷年來採購數量及金額均不高,但卻向C境外紙上公司採購之產品高達數十萬片,採購金額更達50萬至100萬美元不等,遠超過A公司平日所需合理數量,法院據此判定企業負責人應該知悉此等不合理的採購行為。從而,企業負責人面對財報不實或是詐貸銀行的類似案例時,不應該僅是單純否認不知情,反而是要更積極的提出相關證據,以說服檢察官或法院。例如公司就事務分配有明確的分層負責,那就應該要傳喚相關證人出庭作證,以彰顯清白。相關文書上如果有負責人的簽核,也有可能是企業文化或是例行公事的關係,不見得能直接推論負責人必然知情;此時企業就要盡力解釋過往的商業模式,以便讓檢察官或法院明瞭實際經營模式。簡言之,有缺漏的經營模式可能會造成企業歸損,但並不等於犯罪行為,應該要予以區辨說明。

、對應條文

一、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1款。
二、商業會計法第71條。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