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債權掏空公司的嚴重性!發佈日期:2021/11/10

壹、案例事實

甲為上市A公司之董事長兼總經理,且為A1公司實際負責人(A1公司為A公司之從屬公司);乙為B公司之實際負責人。甲、乙知悉有筆不良債權(下稱X債權)將進行標售,如標得後可高價轉售而獲利。經A1公司僅以7億標得X債權後,甲為取得轉售後獲利,向乙提議由B公司協助A1公司尋找願以10億購買X債權之買方,而甲會在乙找到買方後以A公司董事長職務之便,讓A1公司通過董事會決議給付1億報酬予B公司,約定乙獲得報酬後,會將部分報酬分配給甲。嗣後,B公司尋得C公司購買X債權,並進行上開行為,甲因此獲利3500萬 。

 

     

 

貳、涉及的法律規範

  • 侵佔從屬公司之財產視為對控制公司財產之犯罪
  • 裁判書如變更起訴書之條文適用,必須告知被告,以保障被告的防禦權

、法令遵循指引

透過改編案例事實彰顯出一個問題,亦即從公司法角度來看,從屬公司與控制公司可適用法人格否定理論認定具備同一性,但在刑事責任上是否可以直接挪用此等理論,於高院判決中似乎著墨並不多。刑事責任強調個人責任主義,與商事法上適用的法人格理論應當如何銜接,恐怕還有思考餘地。當然,高風險通常帶來的是高報酬,有時候讓從屬公司去冒險可能是為了替控制公司帶來更大的利益。如果作為管理階層,隨時必須擔心是否產生背信或侵占等行為時,將構成商業經營的阻礙。企業主與其等到訴訟中才奮力抗辯沒有違法,不如事先預防,建立防火牆。也就是說,不管企業主是利用關係企業交易或者是以從屬公司進行交易,於交易前的評估項目中,應該優先思考交易之目的、價格、條件、交易形式及交易程序等元素。務必讓以上諸種元素都必須能夠建構在明確化、合理化、快速化及透明化的說明之上,一旦有任何爭議產生,也都可以提出文書資料進行佐證,方能避免陷入無端之刑事責任。
此外,我國目前企業集團化的經營已經成為一種趨勢,如何保障從屬公司的股東也成為重要的一項議題。依據公司法第369條之4第1規定,控制公司對於從屬公司如為不合營業常規且造成從屬公司損失時,控制公司應於年度會計終了時予以補償,否則應負擔損害賠償責任;是故,法律已經對於控制公司與從屬公司間的民事賠償責任等關係為明文化規定 ;但對控制公司與從屬公司間的刑事責任應如何被認定則尚未予以明文化,此尤其涉及負責人與不同法人間的刑事責任,更應該要審慎為之。從現行實務的角度來看,如果作為控制公司的負責人或是董事,其對於從屬公司具有實際的控制權限,或是具備影響從屬公司的人事及財務等情況時,於控制公司董事會上所決議事項,就應該要注意是否會直接損害到從屬公司;反過來也是一樣的情況,當透過從屬公司取得財產上利益時,也要注意此等財產利益是否直接或間接應該歸屬於控制公司,若有此等狀況產生,就要評估是否可能涉嫌對控制公司有侵占或背信罪等犯行。

、對應條文

一、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款
二、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3款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