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大法庭:累犯事實及加重其刑 應由檢方主張、具體舉證發佈日期:2022/05/06

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4月27日作成110年度台上大字第5660號裁定,認為:「被告構成累犯之事實及應加重其刑之事項,均應由檢察官主張並具體指出證明之方法後,經法院踐行調查、辯論程序,方得作為論以累犯及是否加重其刑之裁判基礎。」

裁定理由略以:

一、關於檢察官就前階段構成「累犯事實」之主張及舉證責任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明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負舉證責任,此為概括性規定,非謂除有罪事實之外,其他即可不必負舉證責任。累犯事實之有無,攸關刑罰加重且對被告不利,與有罪、無罪具相同重要性,自應由檢察官負主張及實質舉證責任。

基於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之精神,刑訴法第163條第2項雖規定:「法院為發見真實,得依職權調查證據。但於公平正義之維護或對被告之利益有重大關係事項,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惟但書所指「公平正義之維護」事項,依目的性限縮之解釋,應以「利益」於被告之事項為限。累犯事實係對被告不利之事項,為對被告特別惡性之評價,與實體公平正義之維護無直接密切關聯,非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範圍。

該項前段法院「得」依職權調查證據,係指於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資料,經調查仍真偽不明時,始得視個案情節為補充性之調查者而言,俾落實該條所定「當事人舉證先行原則、法院職權調查為輔」之證據調查理念。

二、關於檢察官就後階段「加重其刑事項」之主張及說明責任

釋字第775號解釋針對累犯,已闡明應就個案「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並指出審判時應先由當事人就加重、減輕或免除其刑等事實及其他科刑資料舉證,進行調查與辯論,由法院依法斟酌。已課檢察官就應依累犯規定加重其刑之事項負較為強化之說明責任。

刑訴法於109年配合修正第289條第2項,明定當事人應就科刑為辯論。於主張累犯應加重其刑階段,應由檢察官對被告應依累犯規定加重其刑之事項,先主張並「具體」指出證明方法,法院始進行調查與辯論程序,俾落實檢察官之說明責任。

三、倘檢察官未主張或具體舉證,可認檢察官不認為構成累犯或有加重其刑之必要,法院不予調查而未論斷,並無應調查而不予調查之違法。

四、於上開未為主張情形下,基於累犯資料本可在刑法第57條第5款「犯罪行為人之品行」中作評價,自得就可能構成累犯之前科、素行資料,列為「品行」之審酌事項。是依重複評價禁止之精神,自不許檢察官事後以該業經列為量刑審酌事項應改論以累犯並加重其刑為由提起上訴。

五、本裁定僅對提案庭提交之案件有拘束力,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又簡易判決案件,因無檢察官參與,如檢察官就累犯未為主張或具體指出證明方法,法院自得視個案情節斟酌取捨。

全文轉載司法周刊第2103期第4版(2022-04-29)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