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法中的「犯罪所得」牽涉刑罰加重時是否應該扣除「犯罪成本」?發佈日期:2019/06/05

壹、案例事實:

相較於固定薪水,投資是使人致富的一條捷徑,也因此社會上有許多以投資為名義,並給予高額的紅利或是利息作為誘因,促使大眾將資金投入。但上述的「吸金行為」可能都已經有違法之嫌,有可能會被法院視為「擬制收受存款」的行為,因而違反銀行法第二十九條之一的規定,進而依據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規定,可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犯罪所得如達一億元以上時,更可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如仔細閱讀立法文字可知,吸金行為的刑度很重,且「犯罪所得」更會影響刑度高低,對被告來說影響相當巨大。所以「犯罪所得」的相關爭論往往成為訴訟關鍵之一。而圍繞著「犯罪所得」的探討,實務上牽涉的爭點粗略可區分為三個面向來思考。分別是:1、犯罪所得是否要扣除犯罪成本。2、共同正犯間的犯罪所得是否合併計算。3、行為人繳回犯罪所得範圍的認定。

由於相關問題較為龐雜,本文此處先談論第一個問題,即:犯罪所得牽涉刑罰加重時是否要扣除犯罪成本?

貳、案例解析:

  • 最高法院的見解
    如依據目前最高法院較為固定的見解來看,認為吸金罪就是在處罰吸金的規模,當規模大到一定程度時危害也比較大,所以才要加重刑罰,因此要以行為人對外所吸收的全部資金、因犯罪取得之報酬及變得之物或財產上之利益為計算範圍。是故,關於吸金的事實並無所謂應扣除已返還或將來應返還予被害人之本金或成本的問題。
  • 刑度加重的原因在於危害金融秩序
    白話的說,就是計算犯罪所得時只看你的營業額(不管你的淨利),當營業額越大時,可能涉及的刑度則越重。換言之,此時的吸金行為侵害人民財產法益、破壞社會安定及金融秩序等情節也被推定為更加嚴重,法院據此認為這是加重刑度的正當性來源。
  • 結論
    綜上說明可知,為了彰顯行為人違法吸金所造成金融秩序的動盪及社會不安,法院普遍認為在以犯罪所得確認刑罰有無加重的認定上,不需要扣除行為人的犯罪成本。

參、相關條文

《銀行法》第二十九條之一
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其他名義,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利息、股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款論。

《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
違反第二十九條第一項規定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其犯罪所得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
經營銀行間資金移轉帳務清算之金融資訊服務事業,未經主管機關許可,而擅自營業者,依前項規定處罰。
法人犯前二項之罪者,處罰其行為負責人。

肆、參考資料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58號判決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