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法中行為人繳回犯罪所得範圍的認定發佈日期:2017/08/16

壹、案例事實:

這篇是關於吸金罪犯罪所得相關爭議的第三篇文章,主要談論的是「行為人繳回犯罪所得範圍的認定」問題。這個問題對於被告來說也是具有相當的重要性,主因依據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四的規定可知,被告如偵查中自白且繳回全部的犯罪所得時,在刑度的部分是必須予以減輕其刑,此一規定對被告相當有利,故本文以下即針對相關問題予以討論。

貳、案例解析:

  • 問題之所在
    在先前幾篇文章已經有談到犯罪所得超過一億元時,行為人與其刑度加重的關聯性。此外,吸金罪各共同正犯間的犯罪所得原則上也採合併計算。例如甲乙共同違反吸金罪,甲犯罪所得為五千萬,乙的犯罪所得六千萬,本案的犯罪所得就是一億一千萬元,因爲超過一億元了,因此甲乙的刑度都會加重。
    然而正如上帝關了一道門總是會幫你再開一扇窗,立法者也是如此。行為人如果想要刑度減輕的話,其中的一條路就是把「犯罪所得」給吐回來(一般稱為「繳交」)。那問題來了,以上述例子來說,乙要吐回的「犯罪所得」是六千萬元,還是一億一千萬元呢?
  • 犯罪所得的「同詞異義」
    如果貫徹法院對於「犯罪所得」的看法,於刑罰加重時採合併計算,那麼減輕時理論一致的話也會採合併計算才對吧。不過法院在這個地方將「犯罪所得」做了不同解釋,法院認為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與第一百二十五條之四兩者間,對於「犯罪所得」的概念屬於「同詞異義」。
    也就是說,減輕刑度的事由屬於個人刑罰減免事由,不適用共同正犯責任共同之原則。因而在減輕的情況下,「犯罪所得」當然是依據犯罪者的實際取得數額為準。關於以上這一點,對於行為人可說是相當有利的看法,在訴訟上應予以注意。所以乙只要偵查中有所自白,且吐回六千萬元,理論上就具備可以減輕其刑的條件。
  • 如偵查中自白,但無「犯罪所得」可否適用減刑優惠?
    關於此問題,法院認為而若無犯罪所得,因其本無所得,自無應否具備該要件之問題,此時祇要在偵查中自白,即應認有上開減刑規定之適用。至於被告有無自白的認定也容易產生爭議,原則上只要是對自己之犯罪事實全部或主要部分為肯定之供述就可以,在判斷上必須依據個案中被告的說詞逐一確認。
  • 結論
    如果被告的吸金行為最後沒有產生犯罪所得,那麼偵查中自白就當然可以減輕其刑。相對的,在有犯罪所得情況下不採加重刑度時的「合併計算」,僅以被告個人的犯罪所得為繳回範圍。因此,法院在加重與減輕刑度上的判斷方式有所不同,切勿混淆。

參、相關條文

《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四
犯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二或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之罪,於犯罪後自首,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減輕或免除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免除其刑。
犯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二或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之罪,在偵查中自白,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減輕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其刑至二分之一。
犯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二第一項及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第二項之罪,其犯罪所得利益超過罰金最高額時,得於所得利益之範圍內加重罰金;如損及金融市場穩定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肆、參考資料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4年度台上字第2363號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