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炒作股票的刑事責任發佈日期:2019/01/02

壹、案例事實:

甲為某上市公司之職員,看準任職公司的股價具有容易操控的特性,乃與金主乙共組「炒股大隊」,由甲挑選特定股票並選定炒作時間及股數後,再由乙以多個人頭帳戶進場購買或賣出,並以此抬高或壓低該公司在集中市場上的股價,同時藉此套利獲利。案經他人檢舉並由檢察官偵辦,甲與乙則辯稱乃是看好公司前景,充其量僅是一般投資者,且現行股票都有漲跌幅限制,顯然不可能有抬高或壓低某擋股票的可能性存在。

試問:甲與乙的刑事責任為何?

貳、案例解析:

  • 操縱股價的可罰性在於破壞市場公平性
    從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的規定來看,其立法目的在於防止行為人以人為力量干預證券(集中)市場,導致價格買賣中產生失真的現象。換言之,該法是以建立公平的遊戲規則,以免投資人不信任市場機制,進而卻步投入資金。只不過實務上最困難的地方在於,如何判斷「公平性」已經遭受到破壞呢?例如為了爭奪經營權因此對外大量收購某擋上市公司的股票,單就文義解釋來看,形式上似乎也符合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四款所稱的「抬高或壓低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券之交易價格,自行或以他人名義,對該有價證券,連續以高價買入或以低價賣出」的語義。
  • 最高法院的見解
    關於上述的疑問,除了要判斷客觀上某檔特定公司股票在市場上的價格,是否已經產生不能自由競價的情況外,實務爭議較大的是行為人主觀層面的認定;亦即行為人的主觀上是否要存有「引致他人從事有價證券買賣之意圖」的爭議。換言之,炒作上市股票的行為人在主觀上至少要有「造成交易活絡的假象,且對交易市場形成人為干擾,同時藉此引誘他人進場購買或賣出,以此利用股價落差賺取價差」的主觀意圖。近年來,最高法院多數見解也傾向上述看法,不過上述行為人的主觀認定屬於事實問題,尤其是股票在市場的漲跌通常非單一因素,也間接形成法院判斷上的難度。
  • 結論
    經由上述解說可知,甲與乙若是主觀上為了操縱股價而進場買賣,由於已經破壞了證券市場的公平性,縱然事後以投資名義作為辯解,也不會影響犯罪成立的事實。

參、相關條文

《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
對於在證券交易所上市之有價證券,不得有下列各款之行為:
一、在集中交易市場委託買賣或申報買賣,業經成交而不履行交割,足以影響市場秩序。
二、(刪除)
三、意圖抬高或壓低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券之交易價格,與他人通謀,以約定價格於自己出售,或購買有價證券時,使約定人同時為購買或出售之相對行為。
四、意圖抬高或壓低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券之交易價格,自行或以他人名義,對該有價證券,連續以高價買入或以低價賣出,而有影響市場價格或市場秩序之虞。
五、意圖造成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券交易活絡之表象,自行或以他人名義,連續委託買賣或申報買賣而相對成交。
六、意圖影響集中交易市場有價證券交易價格,而散布流言或不實資料。
七、直接或間接從事其他影響集中交易市場有價證券交易價格之操縱行為。
前項規定,於證券商營業處所買賣有價證券準用之。
違反前二項規定者,對於善意買入或賣出有價證券之人所受之損害,應負賠償責任。

《證券交易法》第一七一條: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千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罰金:
一、違反第20條第1項、第2項、第155條第1項、第2項、第157條之1第1項或第2項規定。
二、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受重大損害。三、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或侵占公司資產,致公司遭受損害達新臺幣5百萬元。

肆、參考資料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6年度台上字第2184號。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