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縱股價的行為定性與舉證責任之轉換發佈日期:2019/05/08

壹、案例事實:

甲公司與乙公司正在洽談合併事宜,雙方簽訂意向書後,敲定換股比例為1:1.25,尚待股東會及董事會承認通過。惟意向書內另有但書規定,如果甲公司的股票事後低於簽署日最後收盤價的10%時,乙公司有權取得重新議價的權利。丙身為甲公司的總經理,為確保合併案順利進行,乃商借多個人頭帳戶進行護盤。

試問:丙的護盤是否屬於操縱股價之行為?

貳、問題所在:

  • 誘使他人買賣股票與構成要件
  • 主觀意圖與行為動機的區分

  • 舉證責任的轉換

參、簡易評析:

  • 誘使他人買賣股票與構成要件
    證券交易法第155條關於操縱股價的條文文字中,並沒有限定行為人必須存有「誘使他人買賣股票」的主觀意圖;不過目前實務判決有肯認此種看法。主要的原因在於,炒作股票的行為人,基於市場形成交易活絡的表象,乃期望引誘他人買進或賣出,以利用股價落差賺取利潤。簡單的說,若沒有其他人進場買賣,那麼行為人的做工就是全然白費,因此法院認定行為人主觀上必然要存有「誘使他人買賣股票」此一意圖才會成罪。
  • 主觀意圖與行為動機的區分
    我國法院對於上述看法仍有分歧,有法院認為這僅是行為人的動機,與犯罪成立的主觀構成要件無關。換言之,行為人不管是要高買、或是低賣,必然存有許多不同的考量因子,有可能是為了避免斷頭,或者是順利取得融資等機會,因此也有部分法院認為,上述這些都只是行為人買賣股票的動機,固然是成罪與否重要的判斷標準,但並不是操縱股價所需的主觀構成要件。以此來看,案例中丙即有可能成立犯罪。

  • 舉證責任的轉換
    最後一個要思考的法律爭點是,在訴訟進行中,若遇到採肯定見解法院時,則行為人抗辯不存有「誘使他人買賣股票」此一意圖(或是動機),該由誰負擔舉證責任呢?法院目前認為,固然刑事訴訟法不要求被告負擔「實質的舉證責任」,但當檢察官善盡起訴門檻所需的舉證責任後,被告對於自身有利的事實提出抗辯時,則基於市場上該「變態交易」的資訊優勢,應由被告負起舉證責任。

  • 結語
    對於每一個進入股票市場的投資人而言,似乎沒有人不期望賺錢,以投資者的角度來看,對於股價的預測與操縱似乎是一種必然存在於主觀上的心態。法院為了排除某些不合理的入罪案例,也試圖做出限縮該罪成立的解釋。因此,案例中的丙,於訴訟中應盡力提出自己護盤的正當目的及資料,以避免成罪。

肆、相關問題

刻意炒作股票的刑事責任

伍、延伸閱讀

徐育安,證交法連續買賣與相對成交罪主觀構成要件之分析—簡評最高法院106年台上字第778號判決,台灣法學雜誌第358期,2018年12月。

陸、參考資料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104年度金上訴字第55號。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6年度台上字第778號。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