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被動」收受廠商金錢,也可能成立賄賂罪嗎?發佈日期:2020/10/21

壹、案例事實

甲擔任某縣市消防局副局長,為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公務員。該縣市辦理「緊急避難包採購案」,採用最有利標決標方式辦理,甲並為系爭採購案工作小組組長。乙分別為A公司及B公司之負責人,先前某標案以A公司投標而與甲熟識,於知悉「緊急避難包採購案」後認為有利可圖,乙乃於評選會議招開前某日,到甲的辦公室進行拜會,表示會同時用A、B兩家公司投標,但請託甲可以協助B公司順利得標。

甲則以笑笑之方式應允之,但兩人當天未提及交付賄款酬謝等條件。嗣後,甲在主持評選會議時,刻意拍打B公司樣品包,並佯稱過去紀錄良好,使其他評選委員誤信B公司樣品包為過去履約績效良好之廠商(實際上有履約經驗之廠商應為A公司),且為該消防局推薦廠商,因而給予最高評分,而由B公司順利得標。

乙於B公司得標後某日,邀約甲聚餐,並將賄款連同部分禮品交付給甲,甲雖然直到隔天查看禮品袋內才發現裝有賄款,仍欣然收下該賄款。

貳、實務見解

  • 法院認為甲犯公務員違背職務之行為收受賄賂罪;乙則是犯非公務員與公務員共同對主管事務直接圖利罪(甲的刑度大於乙的刑度)。
  • 參見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刑事判決106年度上更(一)字第13號。

、法令遵循指引

前揭案例中,法院認為公務員對於企業主違背職務的請求,雖僅以「笑笑方式」回應,但公務員對此既然已有認識,企業主就具備違背職務而行賄的故意。簡單來說,在貪污案件中,對於公務員與企業主間的對價關係及合意與否的認定,法院採取較為寬鬆的判斷,因此,企業主在與公務員交流過程中,應注意「單純請託」與「賄賂關說」間的分際線。

此外,涉及到關說請託的另一個面向為,企業主在事後才給予公務員好處是否涉及違法等問題。理論上,關說請託如果沒有任何對價關係,除非有圖利罪等問題,否則不一定會成立犯罪。比較大的疑問是,高階公務員常與企業主有一定的交情,出於人情世故的考量,企業主在某些情況下受到高階公務員協助後,事後有可能以回禮的方式表達謝意。

此時,因為並非高階公務員「主動索取」賄賂,故不一定具備對價關係;然而,實務在此有略為擴張見解的傾象,也就是說,雖然公務員沒有「主動」去要,但只要事前知道這是企業主想要的結果,也確實去協助,事後縱然是「被動」的收受賄款,也可以成立賄賂罪。當然,實務這樣的看法會引起一些疑問,究竟犯罪的故意成立在何時,恐怕判決理由內要有更詳盡的說理才是。簡單來說,企業主為了避免成為賄賂罪的被告,建議在人情世故的安排上也要有所退讓,過於唐突的回禮會引來不必要的誤會。

、檢討解析

  • 公務員刻意拍打某個廠商的樣品包,算是刻意影響評比結果嗎?
  • 企業賄賂公務員是否一定要明確告知才算是賄賂呢?
  • 賄賂的對價關係該如何認定?金錢以外的對價也算是賄賂嗎?

、對應條文

《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億元以下罰金:

一、竊取或侵占公用或公有器材、財物者。

二、藉勢或藉端勒索、勒徵、強占或強募財物者。

三、建築或經辦公用工程或購辦公用器材、物品,浮報價額、數量、收取回扣或有其他舞弊情事者。

四、以公用運輸工具裝運違禁物品或漏稅物品者。

五、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至第四款之未遂犯罰之。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

一、意圖得利,抑留不發職務上應發之財物者。

二、募集款項或徵用土地、財物,從中舞弊者。

三、竊取或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私有器材、財物者。

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

五、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未遂犯罰之。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