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的財產來源不明涉嫌貪汙,應由誰負舉證責任?發佈日期:2020/10/26

壹、案例事實

甲為某直轄市偵查佐,於管轄刑責區承辦少年及總務業務等各類刑案工作,定時對於刑責區負有查案、通報及舉發兒童與少年有無出入酒家等不當場所之情。甲竟以「辦公費」名義,對於刑責區內的A酒店負責人乙要求每月繳交兩萬元。乙為避免頻遭查察及探查導致影響生意,乃應允甲之索賄長達數年。

案經他人檢舉後,檢察官於甲的家中搜索出近兩百萬元的現金,第一次偵訊中檢察官要求甲就該筆金額來源做出說明。甲辯稱該筆資金是協助朋友處理土地糾紛的紅利,但卻無法說明朋友為何人;第二次偵訊時,改稱該筆資金部分為丙的私房錢(即甲的太太),剩餘金額來源則有些記不得了。爾後,檢察官以貪污罪嫌及財產來源不實說明罪起訴甲。

貳、實務見解

  • 法院認為甲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不悖職收受賄賂罪(另依同法第7條加重),財產來源不實說明罪部分則為無罪。乙則是犯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2項交付賄賂罪。
  • 參見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103年度上訴字第413號。

、法令遵循指引

公務員貪污案件中,不僅刑度異常的重,對於公務員財產增加顯不相當也設有刑事處罰,一般通稱為財產來源不明罪。立法目的主要是以「貪污具有隱密性,被發現時常已距犯罪時日甚久,證據可能已被淹滅,犯罪所得多被隱匿,查證頗為困難,影響打擊貪腐之成效」,故有舉證責任轉換之功能。

然而,透過前揭案例可知,實務不完全受到立法理由拘束,至少秉持一定的法理基礎,對於財產增加顯不相當採取較為嚴格的解釋。另一方面,被告負有主動說明義務,於刑事訴訟法上也可能連動到被告不自證己罪的範疇,也就是說,對於貪污罪的被告是否因為財產來源不明罪的增訂,不自證己罪的特權就有退讓之必要,頗值得加以深思。

當然,立法理由中所稱「犯罪所得多被隱蔽」,除非對於被隱蔽的東西檢察官能查到資金流向,否則也不會因為財產來源不明罪的增訂,而有所差異。

、相關問題

  • 公務員有無主動說明財產來源的義務呢?法條又是如何規定的呢?
  • 財產來源不明罪由誰負擔舉證責任?檢察官還是被告?
  • 該如何判斷公務員財產增加與收入顯不相當呢?

、對應條文

《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六千萬元以下罰金: 一、意圖得利,擅提或截留公款或違背法令收募稅捐或公債者。 二、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三、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及第二款之未遂犯罰之。

《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之1第1項:
公務員犯下列各款所列罪嫌之一,檢察官於偵查中,發現公務員本人及其配偶、未成年子女自公務員涉嫌犯罪時及其後三年內,有財產增加與收入顯不相當時,得命本人就來源可疑之財產提出說明,無正當理由未為說明、無法提出合理說明或說明不實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不明來源財產額度以下之罰金: 一、第四條至前條之罪。

《貪污治罪條例》第7條:
有調查、追訴或審判職務之人員,犯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或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2項:
對於第二條人員,關於不違背職務之行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回列表